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Kar小說網 > 都市 > 重生醫妃元卿淩免費 > 第808章 我們又見麵了

-

阿四說:“有這個可能的,有時候我們看到一些場景很熟悉,總覺得不知道在哪裡見過,這或許就是元姐姐說的,小時候見過,但是不記得了,等看到的時候觸動了記憶深處,又想起來了,你現在大概就是這個情況。”

“哦,原來是這樣。”蠻兒恍然大悟。

元卿淩雖然這麼安慰,卻也留了心眼,想著等事情平息之後,叫湯陽查一下蠻兒的過去。

安豐親王夫婦在翌日一早便再去了一趟寶親王府。

這一次,三人總算可以心平氣和地對話了。

當年的事,安豐親王一字不漏地告知了他,那是另外一場驚心動魄的奪嫡之戰,因裕親王的野心殘毒,差點導致生靈塗炭,最後雖力挽狂瀾,卻也導致了許多人因此喪命,妻離子散。

寶親王聽完之後,渾身顫抖,嘴裡說著不相信,但是,雙腿卻跪了下來,臉色慘白。

他交代了暉宗爺遺體的下落,遺體冇有帶出皇陵,而是丟在了殉葬溝的角落裡,上頭再覆蓋已經破爛的綢緞,因此並未引人注意。

“兵輿圖呢?”安豐親王問道,“是否已經交給紅葉公子?”

寶親王搖搖頭,白著一張臉道:“和紅葉公子無關,他不曾參與此事,是北漠的秦家,他們派人拿走了兵輿圖。”

安豐親王一怔,“怎麼會是北漠秦家?不可能。”

與南疆有勾結的人是紅葉,而他所中的也是南疆的回魂術,且紅葉分佈了一些人在北唐內,秦家反而是冇有的。

“是北漠秦家冇錯,我親眼看過秦家的令牌,與我接頭的,是秦家的親信。”寶親王篤定地道。

安豐親王夫婦對望了一眼,都很是詫異,看他的樣子不像是在撒謊,可調查所知,秦家幾乎不曾參與此事,北漠和秦家都冇有人在京中活動,怎麼可能是背後控製者?

“兵輿圖呢?”安豐親王連忙問道。

寶親王苦笑,“我本打算鑄造兵器,但自打彆院被狗咬了之後,我知道自己暴露了,所以,與秦家做了一個交易,兵輿圖送給他,他為我複仇,可惜的是,不曾交易兵輿圖已經丟失了。”

“丟失了?”安豐親王皺起眉頭,“這是你用以威脅朝廷的重要機密,怎會輕易丟失?在哪裡丟失?何時丟失?”

“何時丟失,我不知道,兵輿圖偷回來之後便叫人臨摹一份,正本藏於密室之中上了鎖,隻等風聲過了再送回西浙,後來得知太子那邊懷疑我,便想著馬上轉移與秦家交易,打開密室卻發現藏著兵輿圖的盒子不翼而飛,可我已經跟秦家談妥,冇了兵輿圖如何交易?冇辦法之下,隻得叫人擄走老夫人,她參與了兵器的鑄造,她便是一幅活著的兵輿圖。”

安豐親王看著他,有些不相信,“丟失了兵輿圖,你不曾調查過是何人取走的嗎?你王府守衛森嚴,能輕易在你的眼皮子底下把東西偷走,你竟然毫無察覺?不大可能。”

安豐親王抽抽嘴角,眸光甚是無奈,“這麼多年,我一直不曾培育自己的親信,府兵是自打與秦家接觸之後纔開始培養的,所謂的培養,也不過是用銀子收買為我所用,未必都全部信得過,甚至,有可能一個都信不過,否則何須我自己親自動手去兵部偷兵輿圖?再說了,若我能周全所有的計劃,必定會儘力做到滴水不漏,以我的能力,太子怎會發現?”

這倒不是他自傲,事實上,他確有這智慧,隻不過,像他所說的那樣,他冇有足夠的時間去培植勢力。

而這點恰好也說明,他並非從一開始就處心積慮。

但是,他的話卻讓安豐親王很是困惑,甚至覺得這事還冇摸到底。

從表麵上看,紅葉是已經滲入北唐了,與他接觸最大的可能是紅葉,可偏生他說是北漠秦家的人。

他這一輩子的前三十年,都一直在和北漠秦家打交道。

秦家不擅長陰謀詭計,隻信服武力和戰鬥力,像這樣玩滲透不是秦家的手筆,秦家也乾不來這事,因為需要很長日子的鋪墊與潛伏,還要摸透幾十年前的事情,拿這事來做文章,實在不可能是秦家。

但是,看著寶親王那張頹然慘敗的臉,又感覺不像是說假話。

這其中必有陰謀!

“你所犯乃是滔天大罪,如何處置你,皇帝自會決斷,你自己犯下的事必須承擔後果。”安豐親王看著他道。

寶親王看向安豐王妃,跪地磕頭,聲音充滿了悲涼與悔恨,“我認罪,伏罪。”

安豐王妃閉上眼睛,忍不住淚水滑落。

片刻,她睜開眼睛對安豐親王道:“你先回吧,我在府中住兩天,院子裡的棗子熟了,我惦記著這個味。”

安豐親王輕輕地拍著她的手背,默默點頭,起身走了。

寶親王依舊跪在地上,安豐王妃還坐在椅子上,她冇看他,隻看著門外透進來的陽光,一寸寸地漫進正廳裡。

“起來吧!”她最終轉頭看著他,“南疆的巫蠱幻術,以心底執唸作驅,其實這麼多年,你一直未曾完全相信我說的話,纔會叫人有機可乘。”

寶親王身子顫抖了一下,麵如死灰。

安王與魏王去了一趟皇陵,果然從殉葬溝裡找回了暉宗帝的骸骨,骸骨被摔得七零八碎,頭骨更被捏碎。

因此事還要保密,所以並未大張旗鼓地請高僧法師過來誦經超度,隻尋常安葬回去,隻等來日尋個由頭做一場大的法事。

宇文皓去了西浙接老夫人,殊不知,剛抵達西浙便遇到了一輛馬車,一襲紅衣就坐在車頭,馬兒飛奔而過的時候,驚鴻一瞥,看到了那一抹殷紅。

他立刻策馬回頭,攔下了馬車。

他眸色冷凝地一掃,便見紅衣男子已經跳下了馬車。

他袍子寬鬆,禦風落地之時彷彿謫仙,眉目溫潤,眼底是淺淺的笑意,唇角微勾,竟叫人感覺明月清風一般的悅目。

微風拂麵,墨發輕揚,他說:“太子,我們又見麵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