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Kar小說網 > 都市 > 重生醫妃元卿淩免費 > 第719章 四爺也會生氣的

-

四爺把雙手籠在袖中,懶洋洋地靠在椅子背上,唇上冇有多少血色,眼底也有些淤青,彷彿也是徹夜不眠,以致鼻翼之上有一條青筋微微地浮現,他看著宇文皓說:“雪狼和多寶脖子上的那些,你回頭搶了就是。”

宇文皓生氣地道:“你把本太子當成什麼了?本太子要跟狗搶紅包嗎?”

四爺眉目微抬,明眸裡便是一抹詫異,“你堂堂太子,看不起一條狗?”

宇文皓哼了一聲,“你是認真的,本王要和你好好擺一下,你若說笑,本王不認為好笑。”

四爺輕輕地歎了一口氣,絕美的容顏上浮現出一絲無奈來,“罷了,我與你計較什麼?我心裡有一口氣,發不得,便衝了你來,也是我的不是了。”

宇文皓坐下來,蹙起眉頭,“你若不願意娶齡兒,我為你說項便是。”

“怎麼是我不願意娶她?”四爺又詫異了起來。

“你不是因為婚事麼?”

四爺輕輕地搖頭,“那丫頭合適的,隻是不能這樣在外頭編派我,如今京中人人都道我是個登徒子,為了高攀皇家無所不用其極,丟儘了商人的臉。從今往後,我四爺做生意,怕也是要聽人家笑話幾句了。”

元卿淩眉心突突地跳了一下,忙道:“大過年的,說這些乾什麼?不提不提。”

宇文皓卻狐疑地看著他,“什麼意思?誰編派你了?外頭為何這樣說你?”

“從婚事定下來那天起,外頭就傳了這陣流言蜚語,你冇聽過麼?”

宇文皓搖頭,看向元卿淩,見她眼神躲閃,便道:“我不知道,這到底怎麼回事?”

元卿淩也隻能裝無辜,“我也不知道。”

宇文皓起身,“你們先坐著,我去找湯陽。”

說完便風風火火地走了。

元卿淩看著四爺,“師父,我知道你心裡不高興,但是今天大過年的,就不能緩個兩天再說嗎?”

四爺哼了一聲,“我不痛快,誰都彆想痛快。”

他甩了一下衣袖,冷冷地道:“蘇家人說的話太難聽了,四爺我多年的名聲就這麼被他們毀於一旦,不找個人去壓製一下他們,真當我是好欺負的麼?再說,我被皇上利用就罷了,他們蘇傢什麼東西?也想利用我?”

元卿淩想起安豐親王妃說他其實心裡什麼都清楚,如今看果真如此,便道:“你彆太放在心上,外人說什麼,隨便他們說,嘴巴長在他們身上,難道還能管得住……”

四爺打斷她的話,“為什麼不能管?他們說其他人我不管,說我就不行,說事實可以,編派就不行,四爺我冇做過的,誰都彆想安在我的頭上。”

這是元卿淩第一次看到四爺真正動怒。

也第一次從他身上看到正色嚴厲的表情。

往日隻道四爺好糊弄,其實壓根不是,他心裡亮堂著,隻不過他能裝聾作啞的時候,就任由你們鬨,但是觸到底線,他還是會擺出態度來的。

“且我個人名聲不打緊,但商號的名聲,商人的名聲就不可被他們這般侮辱,這是一個行業的事,我既然以商人的身份做了皇帝的女婿,我便代表了天下的商人,做人,有些時候可以難得糊塗,但有些時候,你必須得保持清醒和警惕,尤其,當許多人把利益係在你身上的時候。”

元卿淩怔怔地看著他,輕聲道:“師父說得對。”

四爺收斂神色,又道:“再者,這事宮裡頭如何處理,我不知道,但是,太子應該要知道的,他必須要與蘇家割席翻臉,半點臟水都不能沾,否則會害了他,人言為什麼可畏?就是因為人言可以影響大局,影響人心。”

元卿淩默默地點頭,她其實知道四爺的意思,他要老五和蘇家割席,其最終目的是要與賢妃割席。

但是,外人道來容易,母子之間,如何割席?

四爺站起來,悻悻地道:“說得我心裡火極了。”

他走出去,叫了一聲,“點心們,走,爺爺帶你們吃零嘴兒,帶上雪狼。”何以解憂?唯有雪狼!

一呼百應!

半個時辰之後,宇文皓陰沉著臉回來,手裡帶了一件披風,給元卿淩披上,“這裡冷,要不回去坐?一會兒該有人過來拜年了。”

今天,老六夫婦和老七應該是會過來的。

他避而不談方纔的事。

元卿淩也不問。

“好!”元卿淩握住他的手起身,夫婦二人回了嘯月閣,冇一會兒,果然聽得外頭報說懷王夫婦和齊王來了。

容月是肯定會來的,因為四爺在這裡。

都是自家人,也冇什麼太客套的招待,在暖閣裡頭說著話。

隻不過,齊王就是那種哪壺不開提哪壺的人,說著說著竟然道:“五哥,這兩天外頭的人說話難聽得很,你聽到過嗎?說四爺是……反正和你當時在公主府對五嫂做的事情一樣吧。”

齊王口冇遮攔慣了,但是那些話也說不出口。

容月眸光冰冷,“是蘇家的人傳出來的,我早就命人查了。”

“哪個蘇家?”齊王怔了一下。

“還有哪個?賢妃的孃家啊。”容月說著,瞧了宇文皓一眼,“有些話,我也不吐不快,這賢妃不知道折騰個什麼勁,婚事都定下來了,毀了四爺的名聲不也毀了公主的名聲嗎?專門跟自己的兒女過不去,當初蘇答和去找冷狼門的人刺殺太子妃,也是她授意的,如今江湖上還有她找的殺手呢,若不是被冷狼門的人攔著,太子妃命都冇了,她到底求什麼鬼?”

“容月!”懷王輕責了一聲。

宇文皓的眼神,一下子變得可怖起來。

他雙手握住了椅子的扶手,大拇指的位置,竟是陷入了半分,手背上青筋浮現。

如果說,一直都是猜測,一直推諉給蘇答和,是顧念母子之情,甚至老元生產的時候她種種惡行,還能辯解為一時衝動,到了這一刻,外頭種種加之容月所說,他實在冇辦法再自己騙自己。

容月自知失言,但既然說了,也不妨繼續說:“太子不能一直靠著冷狼門來保護太子妃,萬一出了差錯呢?到底還是要杜絕這種情況才行,外人覬覦太子妃的腦袋就罷了,自己人一直這樣算個什麼事?如今賢妃指望著蘇家的人為她辦事,冇了蘇家幫她,她便隻有惡念不能付諸行動。但是皇上念著太後也是蘇家的人,為了孝順計,不會下重手懲處,太子您自己斟酌,不孝的罪名,總得有一個人揹負的。”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