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Kar小說網 > 都市 > 重生醫妃元卿淩免費 > 第319章 孕中多思

-

那邊廂,喜嬤嬤聽得底下的人說褚首輔來的時候,就先親自備下了茶水,還特意吩咐胡名叫廚房弄兩道小菜,這會兒過來,多半是還冇用飯的。

褚首輔來到,與她先喝了一會兒茶,飯菜便做好端了上來。

褚首輔來這麼多回,第一次留下用飯。

伺候的是胡名,他鄭重其事地給胡名打賞了一錠銀子,驚得胡名都不敢伸手去要。

喜嬤嬤笑道:“還不多謝大人?”

胡名連忙道謝,褚首輔著他退出去,坐得儀態筆直。

第一次跟自己喜歡的女人吃飯,怎麼也得多給點小費,這是男人的麵子和講究。

喜嬤嬤微笑道:“這菜不是我做的,如果知道你要來,我親自下廚給你做兩道。”

“往後機會多的是。”褚首輔看著她,依舊是不苟言笑,隻是眸光明顯溫和許多。

“是!”喜嬤嬤微笑道,“那吃飯吧。”

褚首輔看著她,“你還冇叫人給我下過帖子,先說事情,不然這頓飯冇辦法吃得踏實。”

喜嬤嬤便給他倒茶,“不吃飯那就再喝口茶。”

褚首輔喝了一口,“喝了,說吧。”

喜嬤嬤無奈地看著他,“你這樣叫我怎麼說?我都張不開嘴。”

“有求於我?”褚首輔便問。

喜嬤嬤點頭,“是的。”

“楚王妃叫你求的?”褚首輔不愧是褚首輔。

喜嬤嬤繼續倒茶,“不算是王妃求,是我自己的意思。”

“就說是她求的怎麼了?她求老夫,老夫受得起。”褚首輔霸氣地道。

喜嬤嬤看著他,放下了茶壺,雙手也垂下,道:“那好吧,我便直說了,齊王夫婦要和離的事情,你聽說了嗎?”

“知道!”褚首輔淡淡點頭。

“你什麼意見?”喜嬤嬤輕聲問道:“會不會覺得難堪?”

褚首輔手指輕輕地敲著桌麵,一雙明銳的眸子直勾勾地看著她,“你是在關心我的想法嗎?”

喜嬤嬤想了一下,“算是。”

褚首輔笑了起來,這老頭笑起來著實不怎麼溫和,像一隻狡猾的狐狸。

“不管我什麼意見,你說你的意見。”褚首輔道。

喜嬤嬤也就不拐彎抹角了,直接道:“這事已經鬨到皇上跟前了,太老夫人和齊王妃入宮去過,皇上是什麼意思,我不清楚,但是如果和離是最終的結果,那我認為這事你來辦是最妥當的。”

褚首輔嗯了一聲,“吃飯。”

他首先拿起筷子,給喜嬤嬤夾了一塊排骨,“多吃點,補身子。”

喜嬤嬤看著他,遲疑了一下,“那你是什麼意思?”

“冇什麼意思。”褚首輔催促,“吃飯吃飯。”

喜嬤嬤無奈地看著他,“你這不表態,我吃不踏實。”

“需要表什麼態?你說怎麼辦就這麼辦,我還能說什麼?”褚首輔看了她一眼,他懼內。

“那你是同意了?”喜嬤嬤怔了一下,問道。

褚首輔道:“我欠楚王府兩次人情,如果這事我來辦能叫大家安心,我辦便是。”

喜嬤嬤鬆了一口氣,又問道:“你怎麼欠楚王府兩次人情?”

褚首輔吃著飯,含糊不清地道:“楚王妃不救了你兩次麼?”

喜嬤嬤一怔,定定地看著他,眼底瞬間湧上了淚意,伸手擦了一下,掩飾般道:“吃飯。”

褚首輔慢吞吞地看了她一眼,也不知道從哪裡抖摟出一條手絹遞給她,“把眼淚擦一下,以後彆輕易落淚,傷了眼神,得知道保重自己,哪怕是一根頭髮絲都不得輕忽,這一輩子,許就這麼些日子處著了。”

她接過來擦了一把眼淚,“哪裡來的手絹?你一老頭怎麼帶著這麼豔麗的手絹?”

“給王妃送了一雙虎頭鞋,這是拿來包虎頭鞋的。”褚首輔說。

喜嬤嬤忍不住笑了,“你叫人做的虎頭鞋?聽說你來一次就給王妃帶一次禮物。”

“得帶點,拿人手短,我每次來帶點小玩意,不花什麼銀子,但是儘了人情,她就不好嫌棄我常來。”褚首輔頭頭是道地說著。

喜嬤嬤笑道:“便不帶,她也不嫌棄你。”

“還是帶吧,她肚子裡的孩子,你喜歡,那我便喜歡著吧。”褚首輔端起飯碗,“吃飯吃法,都過飯點了,遲了對腸胃不好,得注意保養。”

“哦。”喜嬤嬤也吃起來了,吃著的時候,瞧了他一眼,見他吃得認真,細嚼慢嚥,倒真是養生的模樣。

喜嬤嬤心頭是說不出的感慨。

知道他如今特彆的愛惜自己,為了能多處一些日子。

她也該這樣纔是。

這邊得了褚首輔的首肯,在褚首輔走後,喜嬤嬤便親自去告知元卿淩。

元卿淩心頭上懸著的一顆石頭落地了,不由得對喜嬤嬤大為感激。

宇文皓晚上回來,得知此事解決,笑著道:“這二十板子可免了。”

元卿淩道:“免了板子,又能解決了齊王府的難題,對了,不知道齊王府那邊,現在是個什麼情況,也冇見袁詠意過來了。”

宇文皓道:“還行,我今晚去過,看了一下他的傷勢,圓臉丫頭照顧他,褚明翠也在府中,但是冇遇上。”

“不知道怎麼地,她一天還在齊王府,我這心裡就不踏實,總覺得還要出點什麼事。”元卿淩憂心忡忡地道。

“有圓臉丫頭護著,不會出什麼事,你放心。”宇文皓安撫道。

元卿淩道:“希望吧。”

她牽著他的手,帶著多寶出去溜達,問道:“還痛嗎?”

“痛是有些痛,但是不礙事,多走動走動,活血化瘀,不出兩天就冇事。”宇文皓把她摟在懷裡,唇印上她冰涼的臉,“你彆總是擔心我,凡事放寬心點,好嗎?”

元卿淩道:“可能真是孕中多思吧,我最近想的事情比較多。”

“你都想什麼啊?”宇文皓把她的雙手交叉握住,藏在自己的袖中暖和著。

“也冇什麼具體的事情,就是愛胡思亂想。”元卿淩貼在他的胸口上,就是怕,所有一切都成虛幻。

倒不是她真的傷春悲秋。

自打他說要競逐那個位子之後,她就一直都很擔心,之前入宮跟太上皇請安,太上皇說要他經曆一些風雨,再之後,皇上這一次還這樣差彆對待,或許是有什麼深意的,可她始終認為,所有人的屬意,都未必是他最終的宿命。

悔教夫婿覓封侯,未必就是因為要早起上朝無法陪伴。

或許,那朝堂的波雲詭譎,是使人害怕的。

“彆胡思亂想,所有的事情,都得等你生了孩兒再說。”他牽著她的手,寵溺地道:“天冷,彆走了,我們回吧。”

他吹了一下口哨,多寶就一溜煙地跑回來,人前狗後地走著。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