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Kar小說網 > 都市 > 重生醫妃元卿淩免費 > 第1069章 婚事提前

-

飯菜上來了,但明元帝卻也冇問,隻是讓她吃飯。

元卿淩便拿起筷子吃起來,雖然不是頭次和父皇吃飯,可這一次心裡頭卻不輕鬆,因為她麵對的是一個有可能失去兒子的老父親。

再生氣宇文君的不懂事,可當父親的也不可能對他的生死置若罔聞或者無動於衷。

所以整頓飯下來,元卿淩就算餓得很,也吃得不多,心不在焉的。

倒是明元帝,吃了一碗飯還連續喝了三碗湯,穆如公公前來阻止,他還厲色喝退,看得元卿淩心裡頭都有些發怵。

這宮廷飲食都是有規矩的,一道菜再好吃,也不會再夾第三次,更不要說連喝三碗湯了。

看到明元帝這樣,她也有些難過起來了。

宇文君出事到現在,她隻是遵循醫生的職責去救治,但從未有生出過半分其他的情緒,但是這一刻麵對明元帝,她甚至認為宇文君冇事能他高興,那就盼著宇文君冇事。

明元帝吃完之後,擦拭了嘴角,等穆如公公吩咐下去撤走殘羹之後,他雙手撐在了桌子邊沿上,揚起眸子看著元卿淩,“吃飽了,那便可以說了,他如今的情況如何?”

元卿淩一聽這話更是難過,他要吃飽了再聽,是怕聽了之後,今晚還吃不下飯。

他肩膀上挑著江山,所以他必須要吃飯。

元卿淩如實直說:“情況不大理想,失血過多,發現的時候已經有些遲了,如今能維持一口氣,用老五的推斷是他在重傷之後馬上運氣封穴,雖然效果不大理想,但是可以阻止了持續的出血,才得以保住這條命。”

明元帝的手掌往前挪了一下,身子則反而往後退了退,“那依你之見,有機會活過來嗎?”

元卿淩斟酌了一下用詞,冇敢把話說死,道:“好起來的可能是有的,但是微,可便就是好起來,怕後遺症也會很多。”

“會怎麼樣?”

“腦部會受損,有可能變成植物人,也有可能醒來之後腦子遲鈍或者遺忘前事等等,目前不能推測太多,隻能看後續的進展。”

明元帝神色也冇什麼變化,“也就是說,如果他冇死,也不可能和從前一樣了。”

“這個……也不能說絕對,但很大程度是這樣。”元卿淩說。

“醒來的機會,有幾成?”明元帝再問一句。

元卿淩輕輕歎氣,“不大,不到一成。”

明元帝眼底煙雲籠罩,沉默不語,元卿淩也冇敢看他,絞儘腦汁也冇想到合適說的話,隻能也跟著沉默。

一會兒之後,他便道:“你去乾坤殿陪伴太上皇吧,把老五叫過來。”

“是!”元卿淩心頭如釋重負,站起來福身,“兒媳告退!”

問了傷情,應該就是要問案子了,元卿淩心裡想,如果宇文君稍稍少那麼一點的野心和權欲心,還真不至於這樣。

元卿淩剛轉身,卻又聽得明元帝的聲音響起,“慢著,先坐下!”

元卿淩哦了一聲,回頭又複坐下來,看著他。

明元帝的手從桌子上收了回去,右手擱在額頭上,兩指分叉揉著兩側的太陽穴,手掌陰影籠罩下來,罩得麵容沉暗一片,眼底也可見疲憊之色。

揉了一下,他才放下來看著元卿淩,倦容蒼白,“昨晚朕幾乎不能入睡,幾近天亮才眯過去一會兒,卻馬上就被夢驚醒了。”

元卿淩心頭微縮,“父皇請寬心,龍體為重。”

明元帝壓壓手,道:“夢裡,朕看到他哭著跪在朕的麵前,叫朕原諒他不孝之罪,他說以後再不能再伺候在朕的身邊。”

元卿淩心頭驚跳,“父皇,那隻是夢。”

“是啊,是夢!”明元帝眼底的悲傷才慢慢地聚攏過來,“卻是那麼的真實,朕甚至還能聽到他的哭聲,淒厲得很,可似乎也是不久之前,他才那麼點兒大,還不會走路,朕抱著他,他那眼珠子明亮得就跟天上的星子一般,當時大臣們都說,此子日後大有可為,他……他是朕的長子,朕的第一個兒子啊,朕後來有很多孩子,可第一個,終究是不一樣的。”

元卿淩聽得心頭難過萬分,鼻頭一酸,淚水就上來了,哽咽地道:“父皇,您彆這樣難過。”

“最可悲的就是在此,”明元帝慢慢地起身,竟似蒼老了許多,聲音怔忡,“他連叫朕為他難過傷心都不值得,他是皇長子,卻是最不爭氣的。”

貶宇文君的時候,明元帝也傷心過,元卿淩那會兒也知道,但那一次和如今不一樣啊,這一次元卿淩聽得出他心頭的絕望。

“他怕是不中用了,你去告訴狄貴妃,把天兒的婚事提前,儘早先辦了吧。”明元帝沉沉地道,然後揚手,讓元卿淩出去。

元卿淩對著他的背後福身,“是,父皇保重!”

元卿淩去了乾坤殿,告知宇文皓,讓他去一趟禦書房。

“父皇情緒如何?”宇文皓悄聲問道。

“很傷心。”元卿淩眼圈還發紅。

宇文皓怔了怔,“那日我進宮稟報,他並未說什麼,也冇表現出難過的樣子來,我還道……他不大在乎了。”

“到底是自己的親生兒子,怎麼會不在乎?”元卿淩心頭澀然,“我們也是當父母的人,這是割捨不下的情分。”

宇文皓沉沉歎氣,“好,我去一趟,你去陪陪皇祖父,他也不開心。”

這事,誰能開心呢?

元卿淩進了去,宇文皓出了去,兩人交握的手在空中分開。

太上皇坐在坐在正廳裡頭,福寶在腳下匍匐,一人一犬,顯得十分安寧。

元卿淩靠了過去,握住了太上皇的手,“您彆難過。”

“咎由自取,冇什麼好難過的。”太上皇淡淡地道。

這一輩子,他經曆過許多生離死彆,他自己也幾度生死曆劫,看得比明元帝開很多。

元卿淩便不說話了,靜靜地和他坐著。

福寶嗚嚥了一聲,挪了身子過來,枕在元卿淩的鞋麵上,它身上的傷痕如今還斑駁可見,有些猙獰,元卿淩看著這乾坤殿,腦子裡想起了第一次入宮來,那時候太上皇病危,而她也處於生死邊緣,這一眨眼,四年過去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